看见小康·听老兵说|林正悦:熬过“苦日子”,收获“甜果子”

语音播报
速新闻2020-09-23 08:19:38

9月21日下午, 驱车行驶在宿迁市泗阳县爱园镇,入眼是一片片果林,“拨开”层层叠叠的苍翠,来到该镇果树实验场东园分场的一栋两层楼房前,93岁的林正悦正坐在家门口和老伴、儿子聊天。


林正悦(左)和老伴


“我父亲的听力不好,说话基本靠‘喊’才能听见。”得知记者来意,林正悦的儿子林云友说,老人这辈子受过太多的苦难,但他却很少跟晚辈讲述战斗故事,毕竟战争是残酷的,他几次死里逃生,还眼睁睁看着许多战友牺牲了。





因为林正悦的听力不好,记者只能用笔与他“交流”。令人没想到的是,当记者用笔在纸上写“我们是来听您讲讲战斗的故事”时,林正悦立即正襟危坐起来,慢慢地说起了属于他的故事。








林正悦展示自己受伤胳膊上的弹孔


1940年,日本侵略者曾几次到爱园附近扫荡,到处杀人放火、奸淫掳掠。“我那个时候年纪小,听学堂的老师还有长辈们说鬼子的凶残行径,长辈们常常告诫我们,小孩不要随便出门,看见陌生人赶紧跑。”想起小时候的生活,林正悦说,以前的事不敢去想,也不想去想,太苦了。


“我是念过书的,但是不久便辍学了,一是家里没有钱,二是我自己想去当兵,不想念书了。我们家兄弟5人,我排行第三,大哥、二哥还有四弟都去当兵了。”林正悦说,他也想去参军打鬼子。



17岁那年,林正悦参军了。参军后,他就跟随大部队前往东北,一路追击北撤的日伪军部队。“越往北走越冷,我们当时带的衣服都单薄,手、脚、脸上都是冻疮,但是没有办法,还得走。”林正悦说,幸亏那时候年轻,腿脚灵活,不然跑也给跑死了。


1945年,日本投降了,但林正悦所在的部队依旧战斗着。他印象最深的就是“四战四平”。“从1946年开始,我们在四平那地方四进四出,战斗太惨烈了,我身边的战友倒下了不少,其中就有当年跟我一起去的几个老乡,想起他们,我心里就难受。”林正悦说。



林正悦获得的各种纪念章



“1948年,在辽宁锦州的时候,我挂彩了。当时,敌人扔过来一个枪榴弹,我的左手臂便被炸穿了,血流了好多,我也昏迷了,等我醒来的时候,钻心的疼。”说着,林正悦还撸起了左臂上的袖子,指着两处明显凹陷下去的疤痕给记者看。


那次受伤,林正悦在后方医院休养了9个月。养好伤后,林正悦又要求回部队,可惜没过多久,他再次负伤。“那次,我们是往西南方向走的,从西北角来了一支队伍,没见面就开打了,我的右脚被子弹打穿了,但当时也没觉得疼。”在林正悦的身上,留下了好几处伤疤,甚至有些伤疤是怎么来的,他都快忘记了。


1949年,林正悦所在部队一路向南,追击敌人。“新中国成立后,我们便回来了,一直在地方帮助老百姓生产。不久后,上级来了命令——抗美援朝!1950年10月25日,我们部队入朝了,但入朝不久,我就因病从战场上退了下来,1952年5月退役回家了。”对于很多战斗的具体细节,林正悦不想说,他总念叨“太惨了”。他活了下来,还过上了如今这样的好日子,但是那些牺牲在战场的战友不但无法“回家”,更看不到如今的幸福生活。


证件上贴着林正悦年轻时的照片


回家后,林正悦便在家人的介绍下和妻子结婚,婚后育有两女一子。“当兵回来,我啥也没要,就想种地。”在林正悦的努力下,他们家的日子越来越好。如今,儿子、儿媳和老伴都有退休金,虽然生活不用愁,但他的儿子、儿媳依旧没有放弃奋斗。


“我现在承包了4亩地种果树,一年收入2万元左右;除此之外,我还在一家企业兼职,每年工资2万元;妻子也在一家企业打零工;我的3个孩子都已经成家立业。可以说,我们家除了未成年人,每个人都有收入。”林云友笑着说。


在林正悦家的院子里,有两棵拳头粗的果树——石榴树和葡萄树。“这两棵果树是当年盖这栋房子的时候种下的,都25年了。”林云友说,早在上世纪90年代,他们村很多人就依靠种植果树发家致富,家家盖楼房、户户有余粮。




“我们当初打仗不就是为了眼下这美好的日子么!如果那些牺牲的战友看到如今的生活,应该是很欣慰的,我们的梦想成真了!”林正悦说,那么多战友牺牲在了战场上,他活着,就要替他们感受这份美好,再去烈士陵园告诉他们。


林云友摘下门前果树上的苹果递给林正悦,秋天的味道一下子便“扑”了过来。“一入秋,我们这儿最多的就是苹果和梨,从来不缺水果吃。日子就像这些水果一样,是越过越甜了。”林正悦尝了一口苹果,慢悠悠地说道。



速新闻记者 仲文路 杨群

实习生 陈瑾




责任编辑 张甜甜 刘珩